特别篇:2018年纯文学期刊现状简窥(含稿费、投稿邮箱)

  2018年,世界一如既往地呈现了无数的惊喜和变数,文学圈亦然,今日简单梳理一下纯文学期刊变化的蛛丝马迹,非专业性总结,个人视野和水平有限,只列举了部分,

  2018年,《山东文学》下半月(自第6期后)停刊。湖北的《江河文学》于下半年也宣布停刊。河南的《大观·诗歌》在2017年发行了整一年后,随之停刊。内刊方面,诸如《新绿文艺》《九仙湖文学》《赤城》《瑞云文艺》《关河文学》《威海卫文学》等等亦停刊了一大片。在此之前,《西北军事文学》等几家军事题材的刊物于几年前停刊,更早些办得有声有色的《天南》也停刊,所以停刊并不是新鲜事。

  忧中有喜,2018年,湖南新生了一家省级纯文学期刊,《湘江文艺》。质量高,稿费高,且刚创刊就有文章被选刊选载,值得期待。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史》创刊,这家国字头的专业性刊物,同样值得期待。在此之前,河南的《奔流》也于几年前复刊,所以复刊或者新创刊,也不是新鲜事,要理性看待。

  2018年,《四川文学》《星火》《鸭绿江》《雨花》《中国诗歌》《椰城》《青春》《辽河》《莽原》等等改版。《四川文学》编辑团队大换血,有些好编辑走了,有些好编辑来了,稿费亦大幅度提高(千字300起)。同样,江苏的《雨花》也有部分编辑增减,取消了诗歌栏目,强化散文和小说,稿费也提高到了千字500元,值得关注。《鸭绿江》缩减了部分栏目,刊物质量在提高,上稿难度也增加了,相应的,稿费也有小幅度的增加。江西的《星火》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期刊阵容里,由纯小说刊物变成了综合性刊物,稿费亦有增长(阶梯制),以范晓波、朱传辉、谢宝光等人为主的编辑团队,让我们看到这家刊物的亲民、真诚和活力,异军突起,似乎线年,河南的《莽原》主编李静宜卸任,在此之前海南的《天涯》主编王雁翎也卸任,两位优秀的主编引领了刊物的主方向和高度,尤其《天涯》,在遥远的一角,一直未曾失去它在文学期刊阵容里的重要性。另外新疆的《新疆文学》出刊几期后,再无音讯,有些难过。

  《青春》开始强调它的年轻性和市场化,基本只发布名家和年轻人的作品,这家刊物的针对性较强,尤其给初出茅庐或者为出茅庐的大学生提供了机会,对于剧本,这家刊物给予了特别的扶持和关注。湖北的《中国诗歌》跟之前新疆的《西部》一样,由月刊改为双月刊,上稿难度增加,稿费也有增加,这家由著名企业家支持的刊物,一如既往地坚持着,坚守着,让人敬畏。《芳草》《边疆文学》稿费有提高,祝立根参与的诗歌栏目有提高。海南的《椰城》编辑团队也发生了改变,版面设计变化亦很大,这家几乎由一个编辑审稿的刊物,同样保持着一份独特。《安徽文学》改变收稿方式,开始用邮箱收稿,栏目也有变动,比如最后增加了“刀季”,关注年轻人。《清明》喜欢在刊物出刊前发稿费,这一点可以说足够前卫了。东北的《辽河》在2018年最后一期后,主编易主,究竟会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,大家拭目以待。

  以北京、上海、广东为代表的大刊阵容,一直平稳地前进,稿费提高的同时,厚重,大气,包容,在场,都未曾改变。编辑团队亦有微调,这些大刊的编辑,吃素的几乎没有,可以说没有好编辑,便很难有好刊物。北方的刊物偏于安静些,但是不得不承认,它们也在一步步地坚持着,呈现着。《满族文学》《朔方》提高了稿费,《延河》(上半月)提高了稿费,《草原》提高了稿费。《青海湖》《散文》《飞天》《山西文学》《黄河》等变化不大,静水流深。《天津文学》改版较早,提高了刊物的质量,降低了部分栏目的数量。

  2018年,有三家省级纯文学刊物仍然不发稿费,有纯诗歌刊物在走急速下降之路,纯文学的功利性,到稿费和文学奖就差不多了,靠刊物赚钱,实不可为。

  稿费方面,深圳的内刊一如既往的摇摇领先,许多超越了北方的省级期刊。北京、上海、广东,仍然是高稿费的集中之地。简单梳理了一下稿费千字300元(含)以上的纯文学刊物:

  作家,朔方,北京文学,四川文学,解放军文艺,当代,十月,人民文学,江南,钟山,清明,雨花,湖南文学,青年作家,广州文艺,作品,花城,收获,上海文学,广西文学,南方文学,福建文学,长江文艺,大家,大益文学,湘江文艺。

  注:此处的稿费标准指普通稿,不包括头条、主编推荐等个别栏目,是泛指,不是特定,也不是平均。

  2017年,《花城》新辟“花城关注”栏目,集《花城》品牌栏目“花城出发”的年轻态和“实验文本”的实验性为一体。通过这个栏目,我们希望寻找中国当代文学中更具年轻特质和创意态度的写作,以及某些在传统文学视野外野蛮生长的新生力量,来探求文学创作的“边界”以及各种可能性(点击链接阅读【开栏的话】)